祕魯

攝影履行|穿上阿瘦,跟著旅遊攝影師探見世界之美

攝影履行|穿上阿瘦,跟著旅遊攝影師探見世界之美
旅行世界 30 國,從天堂般的馬爾地夫到神秘難解的馬丘比丘,從世界最大單體巨石的澳洲艾爾斯岩,到攀上比 101 還高的挪威聖壇岩。不光水平移動,也垂直體驗與世界互動的深刻!難忘在關島從比玉山還高的飛機上一躍而下的 Sky Dive,那讓我體驗飛鳥的自由,也興奮帶著 SSI 進階潛水執照在印度洋 Fun Dive,看水下 26 米的沈船,在靜謐的內太空,水流是觸摸得到的風。世界很大,得走出去才會發現不一樣,才知道,原來人生也可過得很不一樣!
Continue Reading...

最難的一餐 祕魯庫斯科的烤天竺鼠

最難的一餐  祕魯庫斯科的烤天竺鼠
時 間拉到踏上祕魯土地的一年多前,當時一位同事剛從南美旅遊回來,神神秘祕拿了一塊巧克力給我們嚐,等都吃進去後才公布說裡頭有古柯葉,我有些緊張地想說這樣會不會被抓去驗尿(註),馬上進行了一段知識小QA確認沒有問題。祕魯的食物大驚奇還沒完,知道了這位女同事在當地吃了炸天竺鼠,那種長得可愛不少人小時候會養來當寵物的毛茸茸,大夥又是一陣聞之色變,我雙眼也睜的老大。 世事難料,一年多之後在祕魯庫斯科的某頓晚餐,那也成為我盤裡的主餐。 說穿了,這大驚小怪,就是飲食文化的不同。當地人稱為Cuy的天竺鼠,是祕魯很受歡迎的一道佳餚,或烤或炸,庫斯科主教堂裡掛了幅《最後的晚餐》,只不過入境隨俗、畫裡擺在耶穌前的餐盤上,是隻烤的焦脆、四腳朝天的天竺鼠。 有句英文諺語說 “當你在羅馬的時候,就做羅馬人做的事”,同理,都來到祕魯了似乎也該嚐嚐地方最著名的風味才是名稱職旅人,是吧?但,還是有些心理障礙。經過一番天人交...
Continue Reading...

的的喀喀湖 神色自如的水色及蘆葦島上的生活

的的喀喀湖  神色自如的水色及蘆葦島上的生活
若 非是拍回了照片,否則事後回想起來,恐會以為是高原反應發作前的幻覺,那黃昏前一刻的水色,搔首弄姿,每個凝結瞬間都是一幅神之畫,如用畫筆一刀刀或用如分毫的細線編織,眼前景致教我神迷,只能用不絕於耳的快門聲來致上最敬禮。「老天啊,你藏留一手的到底還有多少?」越旅行,越謙卑,感動所見,期待未知,在全世界最高海拔(3,812公尺)的可航行高山淡水湖上,我讚嘆著。 想不謙卑,也拿自己沒法子。來到這座由祕魯和玻利維亞兩國共享的南美洲最大湖泊:的的喀喀湖,老天不過只抽掉幾%的氧,就讓行程馬翻人仰,讓原本的來去蘆葦島過一夜,臨時砸錢入住湖畔的高級飯店,養病叫醫。 ↑ 夕陽西沉的的喀喀湖,我坐在駛離湖心的船上,沒見過水色竟也能如此搔首弄姿,每個凝結的瞬間,都是一幅神之畫!
Continue Reading...

跟金剛鸚鵡共進早餐,甩開網路到亞馬遜叢林探險去

跟金剛鸚鵡共進早餐,甩開網路到亞馬遜叢林探險去
這 裡,高溫如台灣溽暑,可怕是又更加悶濕,一天得沖三次涼才能維持活動力。住的地方沒冷氣也沒網路,在外活動除了得防曬更要防蚊蟲。某一上午踩踏完10公里的泥濘路,當晚九點多便就寢準備隔天凌晨04:10摸黑起床。這描述的可像當兵?的確、在亞馬遜叢林的三天兩夜,幾度讓我想起了過去辛苦的軍旅回憶,但跟當兵不同是當下心靈的自由與喜悅,所謂境隨心轉,正是如此。 2016年1月台灣多處罕見下起雪的那幾天,我正從海拔3,300公尺的祕魯高原城市庫斯科搭國內飛機經過45分鐘的飛行,移動至海平面的亞馬遜叢林。一下子,窗外景色從白皚皚的高山延綿成了深橘色血脈在綠布上蜿蜒。早餐時我還樂的烤火取暖,一下飛機就感覺熱的像被火烤。 ​​ 地球之肺:亞馬遜叢林,從飛機上俯瞰看河流蜿蜒在綠色塊,著實壯觀。亞馬遜叢林,共佔地700萬平方公里,橫越8個國家,我從祕魯進入,來探訪這個物種多樣的神祕之地!
Continue Reading...

祕魯白色之城,品味慢活舊時光的美食城市阿雷基帕

祕魯白色之城,品味慢活舊時光的美食城市阿雷基帕
若一輩子只能去一趟祕魯,我想阿雷基帕(Arequipa)不在必去的城市清單上,但旅行結束的幾個月來,我卻三番兩次的想起,頻率與想念恐還勝過其他所謂的此生必訪景點。明明也才兩晚的邂逅,此般眷戀程度也讓我不解。 想了想,簡單來說是舒服二字吧! 阿雷基帕,是祕魯一個海拔2,380公尺高的城市,被三座5000公尺火山環繞,多數殖民建築包括武器廣場旁的壯觀教堂 La Catedral 都是使用米白色火山石為建材,因此又名白色之城,光用想像都覺得賞心悅目。 ​​
Continue Reading...

入住古老鑄幣廠,重返1794的殖民舊時光 Casa Andina Private Collection Arequipa

入住古老鑄幣廠,重返1794的殖民舊時光 Casa Andina Private Collection Arequipa
 夜半在納斯卡小鎮就寢前(帶著嘔意鳥瞰納斯卡線的網誌→請點我),我搭上巴士夜奔東南方,經過十小時車程爬升至海拔2,380公尺來到祕魯第二大城。早晨八點陽光滿溢又涼爽,下車隨著第一口呼吸就愛上這個城市。這是阿雷基帕(Arequipa),又稱白色之城。 對這個城市留下好印象,入住兩晚充滿濃濃西班牙殖民風格的旅館,功不可没!離正常check-in還有6個鐘頭,在櫃檯人員詢問下我們決定多花 s./48 約台幣五百元購買 early check-in 方案,除了早上立即可進房間休息,還附贈一日高速網路及兩杯現調飲料,也太超值!重點來了,竟還把原本所訂的飯店第二好房型升等至最好的超大套房,這下樂壞了! 宛如歐洲小鎮的巷弄,竟是在飯店內的一角
Continue Reading...

到世界前三高的沙丘衝沙,在綠洲戲水 文明古國祕魯竟能這樣玩!

到世界前三高的沙丘衝沙,在綠洲戲水 文明古國祕魯竟能這樣玩!
經過卅多小時,昨天傍晚終於降落在利馬,第一次來到南半球的新鮮感讓飛行的疲憊褪去不少。對於這個祕魯首都的認識我其實是失格的,充其量我只從旅館散步到Larcomar 商場來回,這是個坐落太平洋崖邊的現代化商場,美國服飾品牌Banana Republic、星巴克、T.G.I. Fridays餐廳等不一而足,舒適、熱鬧而現代,回頭再看這個祕魯迎接我的第一個地方,反倒是此行最不祕魯的。 AM 5:45 吃了飯店早餐、6:40 已坐在巴士上準備告別這個包含睡覺只待了11個小時的城市,坐在Cruz del Sur 巴士上沿著海岸線向南行,要前往的是4個半小時車程的伊卡(Ica)。右邊是太平洋,左邊是山丘與沙漠,雖然前腳才剛離開首都,窗外風景看了有些令人沮喪,一棟棟土角房子不僅沒多裝修甚至看起來都像是未完工,窺見了當地居民物質生活的辛苦。
Continue Reading...

置身世界遺產探險去,去祕魯吧為何不?

置身世界遺產探險去,去祕魯吧為何不?
五小時前才剛結束一段《台北-阿姆斯特丹》超過十三小時的長途飛行,此刻的我又坐在機上左側的9A靠窗座位,外頭是美麗久了也顯單調的大西洋無敵海景,飛機降落又將是十二小時之後的事。遙遠,是前往祕魯的第一印象。 目前從台灣出發沒直飛只能轉機(關於這趟的交通安排請參考網誌:《2016大南美小歐洲》之旅的中樞串連,50+小時的荷航文化體驗),在任意門問世前,想到這個擁有很多世界遺產的南美神祕國度非得超過卅小時不可。花了兩週時間以逆時針在祕魯南半部上山下海,從海平面的亞馬遜叢林到海拔3,812公尺是全世界最高的可航行淡水湖 Lake Titicaca(的的喀喀湖),氣溫從37度的酷暑倏地掉到10度不到的冷寒,只需一趟45分鐘從亞馬遜Puerto Maldonado(馬爾多納多港)到庫斯科的境內飛機就可體驗。把原該是放在結論的話講在前頭,若有打算造訪這個得長途飛行又容易引發高山症、一個半數人口生活貧窮的發...
Continue Reading...